由一场车祸引发地思考




  邻村L女士前几天搭本组人员W的顺风摩托车,结果途中出事,不幸身亡。L女士50刚出头,不胖不瘦,中等身材,普通的长相,在镇里计生办工作。

  年青时,她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可能是由于她工作能力强,也可能是因为她干的时间长,后来又提升到镇里当妇女主任,早几年,又被调到镇计生办工作。奋斗了大半辈子,眼看不几年就要退休养老,享享清福了,可老天不长眼,偏偏在这节骨眼上把她收了去。

  虽说她是邻村的,但我和她还是有两次交往。

  在我结婚时,她已是镇里的妇女主任了,是她领我们去做的婚前检查。那时婚前检查男女双方一人要交80元检查费,她认识我老公,认为我们农村人挣钱不易,就走了后门,只让我一人检查了,给我老公省了80元的检查费。

  后来,我小儿子才几个月大时,我们区举行计划生育知识竞赛,育龄妇女参赛。每个镇通过预考选了10人参加,我的筛选成绩很好,L反复叮嘱我,说我们镇希望就在我的身上,要我正常发挥,一定要为镇里争气。

  那天考试时,她还帮我抱着几个月大的小儿子,帮我解决了后顾之忧。我不辱使命,考了99.5分,得了二等奖。镇里计生办主任和L非常高兴,一再感谢我的同时,还另外给我们镇所有参赛人员发了纪念品。

  提到L,我就想起我和她的两次交往,感觉她挺有亲和力的,所以无意中扯远了。

  听说那天她到区计生办开会,回来时打着一把格子布遮阳伞站在路边等客车,左等右等总是不见客车经过,白晃晃的太阳晒得人头晕心慌。正在这时,和她一个组的W骑着摩托车经过,她正准备招手,W也看到她了,及时停了摩托车。

  她看见他摩托车上还装有既能躲雨又能遮阳的长伞,心里暗暗高兴!毒辣的太阳炙烤下,这伞成了她眼中的尤物。L收起了自己的遮阳伞,以她一贯坐摩托车的姿势侧身坐在W的身后。

  正午时分,火一样的太阳炙烤着万物,路旁树上的叶子纹丝不动,没有一丝风。W为了早点赶回家躲入空调房避暑,于是加快了速度。

  L坐在摩托车后面,随着摩托车的疾速前行,她感觉似乎有风吹过,觉得比之前凉快多了。

  摩托车行驶到一岔路口,一位60多岁的老头开着一辆旧三轮车突然从岔路拐弯出来。由于W摩托车开得比较快,来不及刹车减速,“咚”的一声碰在三轮车的尾箱上。

  L栽倒在水泥路面,顿时头破血流。救护车很快赶到,将其送往医院,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次日早上身亡。W幸亏戴了头盔,头部没有受伤,但摔断了两根胸骨。而开三轮车的老头还算万福,只受了一点皮外伤。

  此次事故,发生在L下班途中,被定为工伤。加上她在镇计生办工作,各级地方政府包括工伤赔偿,她老公一起得了一百多万补偿金。开三轮车的老人家境贫寒,两个儿子都有重病,只赔了2万元给W做医药费。

  而L就一个女儿,已嫁了4年多,还没有生育。大家都议论纷纷,说L补这么多钱,对她本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家产、老公都将成为另一个女人的。有的甚至还猜想她老公有可能还可以娶个年轻点的,给他生个儿子呢!

  痛定思痛,我们回过头来想想。假如L乘坐摩托车时戴了头盔,或者不侧身坐着,而是两腿分开坐,伤势肯定会轻得多,最起码不会要她的命。而W骑摩托慢点,也不会碰到那张三轮车。

  并且幸亏L是工作人员,又在上下班途中,算了工伤,给予了赔款,不然L的家属和W家还要为了赔偿问题扯皮。退一万步说,就算L的家属高风亮节,不找W家扯皮,W一家也会良心不安,必竟别人丢了一条人命。

  由此我又想起我娘家邻组早几年发生的一件事,一老太太乘坐同组一老头的顺风电动三轮车上街,结果三轮车翻到了沟里,老头摔死了,老太太摔伤。老太太家属还找老头的儿子们要了一万元的医药补偿。

  但骑摩托、或三轮车,甚至小车,如果路上碰到熟人,而熟人又要求坐车,不顺便载别人一程也难为情,但路上如果发生意外,好心办了坏事,后面诸多麻烦又难扯清。

  我想,要避免此类麻烦,我们每人都要尽可能地自觉养成不坐别人便车的习惯。如果自己非要坐别人便车,倘若路途出了意外,家属最好不要找别人的麻烦,必竟别人没收你的钱。但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法律上却不这样认为哦!

  96

  荠菜小花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5

  2019.07.31 21:34*

  字数 1604

  邻村L女士前几天搭本组人员W的顺风摩托车,结果途中出事,不幸身亡。L女士50刚出头,不胖不瘦,中等身材,普通的长相,在镇里计生办工作。

  年青时,她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可能是由于她工作能力强,也可能是因为她干的时间长,后来又提升到镇里当妇女主任,早几年,又被调到镇计生办工作。奋斗了大半辈子,眼看不几年就要退休养老,享享清福了,可老天不长眼,偏偏在这节骨眼上把她收了去。

  虽说她是邻村的,但我和她还是有两次交往。

  在我结婚时,她已是镇里的妇女主任了,是她领我们去做的婚前检查。那时婚前检查男女双方一人要交80元检查费,她认识我老公,认为我们农村人挣钱不易,就走了后门,只让我一人检查了,给我老公省了80元的检查费。

  后来,我小儿子才几个月大时,我们区举行计划生育知识竞赛,育龄妇女参赛。每个镇通过预考选了10人参加,我的筛选成绩很好,L反复叮嘱我,说我们镇希望就在我的身上,要我正常发挥,一定要为镇里争气。

  那天考试时,她还帮我抱着几个月大的小儿子,帮我解决了后顾之忧。我不辱使命,考了99.5分,得了二等奖。镇里计生办主任和L非常高兴,一再感谢我的同时,还另外给我们镇所有参赛人员发了纪念品。

  提到L,我就想起我和她的两次交往,感觉她挺有亲和力的,所以无意中扯远了。

  听说那天她到区计生办开会,回来时打着一把格子布遮阳伞站在路边等客车,左等右等总是不见客车经过,白晃晃的太阳晒得人头晕心慌。正在这时,和她一个组的W骑着摩托车经过,她正准备招手,W也看到她了,及时停了摩托车。

  她看见他摩托车上还装有既能躲雨又能遮阳的长伞,心里暗暗高兴!毒辣的太阳炙烤下,这伞成了她眼中的尤物。L收起了自己的遮阳伞,以她一贯坐摩托车的姿势侧身坐在W的身后。

  正午时分,火一样的太阳炙烤着万物,路旁树上的叶子纹丝不动,没有一丝风。W为了早点赶回家躲入空调房避暑,于是加快了速度。

  L坐在摩托车后面,随着摩托车的疾速前行,她感觉似乎有风吹过,觉得比之前凉快多了。

  摩托车行驶到一岔路口,一位60多岁的老头开着一辆旧三轮车突然从岔路拐弯出来。由于W摩托车开得比较快,来不及刹车减速,“咚”的一声碰在三轮车的尾箱上。

  L栽倒在水泥路面,顿时头破血流。救护车很快赶到,将其送往医院,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次日早上身亡。W幸亏戴了头盔,头部没有受伤,但摔断了两根胸骨。而开三轮车的老头还算万福,只受了一点皮外伤。

  此次事故,发生在L下班途中,被定为工伤。加上她在镇计生办工作,各级地方政府包括工伤赔偿,她老公一起得了一百多万补偿金。开三轮车的老人家境贫寒,两个儿子都有重病,只赔了2万元给W做医药费。

  而L就一个女儿,已嫁了4年多,还没有生育。大家都议论纷纷,说L补这么多钱,对她本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家产、老公都将成为另一个女人的。有的甚至还猜想她老公有可能还可以娶个年轻点的,给他生个儿子呢!

  痛定思痛,我们回过头来想想。假如L乘坐摩托车时戴了头盔,或者不侧身坐着,而是两腿分开坐,伤势肯定会轻得多,最起码不会要她的命。而W骑摩托慢点,也不会碰到那张三轮车。

  并且幸亏L是工作人员,又在上下班途中,算了工伤,给予了赔款,不然L的家属和W家还要为了赔偿问题扯皮。退一万步说,就算L的家属高风亮节,不找W家扯皮,W一家也会良心不安,必竟别人丢了一条人命。

  由此我又想起我娘家邻组早几年发生的一件事,一老太太乘坐同组一老头的顺风电动三轮车上街,结果三轮车翻到了沟里,老头摔死了,老太太摔伤。老太太家属还找老头的儿子们要了一万元的医药补偿。

  但骑摩托、或三轮车,甚至小车,如果路上碰到熟人,而熟人又要求坐车,不顺便载别人一程也难为情,但路上如果发生意外,好心办了坏事,后面诸多麻烦又难扯清。

  我想,要避免此类麻烦,我们每人都要尽可能地自觉养成不坐别人便车的习惯。如果自己非要坐别人便车,倘若路途出了意外,家属最好不要找别人的麻烦,必竟别人没收你的钱。但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法律上却不这样认为哦!

  邻村L女士前几天搭本组人员W的顺风摩托车,结果途中出事,不幸身亡。L女士50刚出头,不胖不瘦,中等身材,普通的长相,在镇里计生办工作。

  年青时,她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可能是由于她工作能力强,也可能是因为她干的时间长,后来又提升到镇里当妇女主任,早几年,又被调到镇计生办工作。奋斗了大半辈子,眼看不几年就要退休养老,享享清福了,可老天不长眼,偏偏在这节骨眼上把她收了去。

  虽说她是邻村的,但我和她还是有两次交往。

  在我结婚时,她已是镇里的妇女主任了,是她领我们去做的婚前检查。那时婚前检查男女双方一人要交80元检查费,她认识我老公,认为我们农村人挣钱不易,就走了后门,只让我一人检查了,给我老公省了80元的检查费。

  后来,我小儿子才几个月大时,我们区举行计划生育知识竞赛,育龄妇女参赛。每个镇通过预考选了10人参加,我的筛选成绩很好,L反复叮嘱我,说我们镇希望就在我的身上,要我正常发挥,一定要为镇里争气。

  那天考试时,她还帮我抱着几个月大的小儿子,帮我解决了后顾之忧。我不辱使命,考了99.5分,得了二等奖。镇里计生办主任和L非常高兴,一再感谢我的同时,还另外给我们镇所有参赛人员发了纪念品。

  提到L,我就想起我和她的两次交往,感觉她挺有亲和力的,所以无意中扯远了。

  听说那天她到区计生办开会,回来时打着一把格子布遮阳伞站在路边等客车,左等右等总是不见客车经过,白晃晃的太阳晒得人头晕心慌。正在这时,和她一个组的W骑着摩托车经过,她正准备招手,W也看到她了,及时停了摩托车。

  她看见他摩托车上还装有既能躲雨又能遮阳的长伞,心里暗暗高兴!毒辣的太阳炙烤下,这伞成了她眼中的尤物。L收起了自己的遮阳伞,以她一贯坐摩托车的姿势侧身坐在W的身后。

  正午时分,火一样的太阳炙烤着万物,路旁树上的叶子纹丝不动,没有一丝风。W为了早点赶回家躲入空调房避暑,于是加快了速度。

  L坐在摩托车后面,随着摩托车的疾速前行,她感觉似乎有风吹过,觉得比之前凉快多了。

  摩托车行驶到一岔路口,一位60多岁的老头开着一辆旧三轮车突然从岔路拐弯出来。由于W摩托车开得比较快,来不及刹车减速,“咚”的一声碰在三轮车的尾箱上。

  L栽倒在水泥路面,顿时头破血流。救护车很快赶到,将其送往医院,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次日早上身亡。W幸亏戴了头盔,头部没有受伤,但摔断了两根胸骨。而开三轮车的老头还算万福,只受了一点皮外伤。

  此次事故,发生在L下班途中,被定为工伤。加上她在镇计生办工作,各级地方政府包括工伤赔偿,她老公一起得了一百多万补偿金。开三轮车的老人家境贫寒,两个儿子都有重病,只赔了2万元给W做医药费。

  而L就一个女儿,已嫁了4年多,还没有生育。大家都议论纷纷,说L补这么多钱,对她本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家产、老公都将成为另一个女人的。有的甚至还猜想她老公有可能还可以娶个年轻点的,给他生个儿子呢!

  痛定思痛,我们回过头来想想。假如L乘坐摩托车时戴了头盔,或者不侧身坐着,而是两腿分开坐,伤势肯定会轻得多,最起码不会要她的命。而W骑摩托慢点,也不会碰到那张三轮车。

  并且幸亏L是工作人员,又在上下班途中,算了工伤,给予了赔款,不然L的家属和W家还要为了赔偿问题扯皮。退一万步说,就算L的家属高风亮节,不找W家扯皮,W一家也会良心不安,必竟别人丢了一条人命。

  由此我又想起我娘家邻组早几年发生的一件事,一老太太乘坐同组一老头的顺风电动三轮车上街,结果三轮车翻到了沟里,老头摔死了,老太太摔伤。老太太家属还找老头的儿子们要了一万元的医药补偿。

  但骑摩托、或三轮车,甚至小车,如果路上碰到熟人,而熟人又要求坐车,不顺便载别人一程也难为情,但路上如果发生意外,好心办了坏事,后面诸多麻烦又难扯清。

  我想,要避免此类麻烦,我们每人都要尽可能地自觉养成不坐别人便车的习惯。如果自己非要坐别人便车,倘若路途出了意外,家属最好不要找别人的麻烦,必竟别人没收你的钱。但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法律上却不这样认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