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干扰德军雷达之法就抢:二战英军特种兵突袭法国海岸


  原创近卫步兵师2天前我要分享

  1941年12月,虽然不列颠空战已经结束,德国空军主力调往东线与苏联作战,但是英德空军与防空部队的较量还在继续。英军在侦查和轰炸德占区时发现,德国防空部队应该投入了新式雷达,搞不清这种雷达的特点就无法干扰它,英军决定抢一台回去!

  因地制宜

  英军从各种渠道搜集了情报,得知这种新式雷达精度非常高,德国高炮部队和夜间战斗机部队在它的指引下,致使英军侦察机和轰炸机损失率陡然提高。

  这种雷达波束很窄,但是探测距离只有20英里(32千米)。英军推测,在与英国隔海相望的法国北部海岸可能会有一台。在英军侦察机和法国抵抗组织的多方侦查之下,英国人发现勒阿弗尔东北12英里(19千米)的小村布吕内瓦尔果然有个这样的雷达站。

  英国新任联合行动指挥官路易斯·蒙巴顿命令立即研究突袭计划,行动代号“讽刺行动”。

  路易斯·蒙巴顿

  之前英国特种兵对海岸边的德军目标实施了数次成功的突袭,几乎每次都是坐船到达作战地点,然后迅速出击,完成任务后再坐船返回。不过在布吕内瓦尔雷达站这么干可不容易。突击队若是坐船上岸,就需要穿过布吕内瓦尔,爬上400英尺(123米)的悬崖才能对雷达站发起进攻。

  蒙巴顿于是采用了另外一种构想:突击队部队乘坐飞机在夜里直接空降到雷达站头顶,出其不意地解决守军,迅速拆掉雷达的关键零件,然后坐船返回英国。

  英国首相邱吉尔批准了这个大胆的计划,为此专门调来一个精锐伞兵连,带队的是个少校,名叫约翰·弗罗斯特。此人将以这次行动名声鹊起,在1944年的“市场花园”行动中死守“遥远的桥”,从而闻名西方世界。

  布吕内瓦尔

  充分准备

  英国人为了保证行动万无一失,又继续进行了大量侦查工作。法国抵抗组织通过当地的一个黑市,把德军的兵力、士气、铁丝网位置、防御阵地尤其是机枪阵地的位置都摸清楚了。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情报是,附近有一个德军步兵团和一个装甲营。如果英军突击队不能迅速完成任务的话,这些援兵就会赶来。

  为了最大程度地达成突然性,英国人故意不使用运输机,而是用改装的轰炸机运载伞兵,这样德军会误认为是去轰炸其它地区的轰炸机编队,而不是运载伞兵来对付雷达站的。

  英军特地改装了一个中队的“惠特利”式轰炸机。惠特利是一种宽机翼的双引擎轰炸机,在1941年作为轰炸机已经过时了,不过包括低速在内的缺点在空降伞兵时反而成为优点。

  它的设计不包含空投伞兵,于是英军机械师进行了改装,他们在轰炸机底部切开了舱口,这样伞兵就可以直接通过这些舱口跳伞。

  “惠特利”式轰炸机

  与此同时,英军安排所有突击队在英国一个地形类似的地方进行突击训练,给每栋房屋都起了代号,

  雷达——“亨利”;

  主建筑——“独屋”‘

  斯泰拉-马里斯别墅——“警卫室”;

  德军驻军宿舍——“矩形”;

  突击队在训练时也使用这些代号指代训练场地的建筑,至于真正的目的地,则一直秘而不发。

  突击队除了训练跳伞之外,还进行了两栖训练,突击队员掌握了携带全套武器装备上下登陆艇的方法,能做到奔跑自如。

  行动开始

  经过两个多月的周密准备,1942年2月下旬,突击队进入待命状态,随时准备出发,所有队员把军服上的所有识别标志都摘下来了,连跳伞徽章都不例外。

  1942年2月27日,经过数天的等待,天气终于转好,英军的一艘登陆舰,两艘驱逐舰和五艘炮艇载着32名突击队员出击。

  伞降突击队随后出发,一共有6名军官,113名士官和士兵。为了欺骗德军,这些运载突击队的惠特利是和执行轰炸任务的英军轰炸机一起飞跃海峡的。上了飞机之后,军官才拆开密令,宣布行动的实际地点。

  涂成黑色的惠特利混在轰炸机编队中飞入法国空域。德国高炮炮弹在他们附近轰响,不过没有击中什么。惠特利起飞不到一个小时,已经把突击队空投到法国境内,所有突击队员都空降在目标附近0.75英里(1.2千米)范围内。

  着陆之后,弗罗斯特下令集合,只有查特里斯少尉及其20名部下迟到了,他们的飞机因为躲避高炮而降落到了错误的区域。

  弗罗斯特看大部分部队已经集合完毕,就吹起口哨,命令进攻。突击队员们首先扔出了密集的手雷,引起了阵阵爆炸。当惊慌失措的德国空军官兵四散而出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密集的机关枪和冲锋枪弹雨。两个晕头转向的德国兵慌慌张张跑向海边,被英军俘虏。英军仅有一人阵亡。

  附近的守军显然没有准备,“独屋”里只有一名暗哨,被英军解决。英军审讯俘虏得知,附近的村里有大约100名德军,配有迫击炮。德国的新式雷达探测到了惠特利集群,不过因为惧怕空袭,当机群靠近的时候,就关机了。看来英军的欺骗措施起效了。

  英军伞兵,注意其中一人的美式汤姆森冲锋枪

  负责抢雷达的分队迅速冲进雷达站内部,雷达还微微发烫,工兵和军械师们火速绘制零件图,做笔记。这种雷达设计精密,有轮子,碟状天线直径10英尺(3米),其关键装置的尺寸是大约5英尺*3英尺(1.5*0.91米)。

  天线显然是带不走的,不过核心装置尺寸不大,装上手推车就能推着跑。两个工兵用凿子打开外面固定的铁制框架,把此装置拆了出来,另外,他们把目所能及的所有铭牌全部拆下来,一起带回去研究雷达设施的技术参数。

  行如疾风

  工兵们快拆完雷达零件的时候,房子外面的突击队员看到远处升起信号弹——是附近的德国守军。是第685步兵团的军队。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对射,对方步步紧逼。

  突击队把拆下来的零件堆在一辆两轮车上,向海边撤退。弗罗斯特见已经得手,命令部队撤退。德军的援兵越来越多,顶着弹雨撤退的英军继续产生伤亡。

  约翰·蒂莫西少尉的分队守在高处的“独屋”里阻击德军。弗罗斯特的手下与其会合。然后搬开铁丝网路障,发起反击。据老兵回忆,突击队发出了女妖般可怕的吼声,在这漆黑的夜里给对手造成了不小的震撼。突击队又是以密集的手榴弹开路,消灭了一个德军机枪组,冲进了德军占据的屋子里。突击队先控制住了正在呼叫援军的德军。德国通讯兵一脸惊讶,还握着送话器。

  这次短促突击暂时逼退了德军之后,弗罗斯特命令联络负责疏散的海军舰队。不过电台一直联络不上,英军又发射了两发绿色信号弹,还是没有回应。突击队只得采用备用加密电台联系舰队。

  不过真实情况是,舰队看见到突击队的联络信号。由于天气太差,舰队又需要防备德军驱逐舰和鱼雷艇,稍为耽搁了一些时间。

  最终,有惊无险,突击队所有人员连同缴获的德国雷达设备安然回到英国。

  约翰·弗罗斯特(右)

  (颇有深意的照片,在战争片《遥远的桥》拍摄现场,约翰·弗罗斯特与扮演他的安东尼·霍普金斯交谈。后者当时已经颇有名气,后来因为另外一部电影获得奥斯卡影帝。)

  战后影响

  这次行动中,英军实现搜集了充足的情报,因地制宜,采取了空降进入,海路撤退的战术,快进快出,在德国装甲部队反应过来之前就结束战斗,圆满完成了任务。

  行动结束后,连德军对英军的表现也评价很高,认为是一次非常出色的特种行动,所以继续扩充德国自己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

  当然,这次战斗和英军特种兵在二战中的很多行动一样,以少数百里挑一的精锐,充分依仗英国的优势水面舰队偷袭德占区海岸线。德军是不可能把精锐部队散步在漫长的海岸线上执行简单的警卫任务,且长期保持高度警惕的。

  阅读更多军事内容,请关注 近卫步兵师

  红魔对绿魔:英德伞兵激战意大利普里马索莱桥

  德国伞兵讲实话:救出墨索里尼是斯科尔兹内的功劳吗?

  德国伞兵救英国小孩而死被厚葬?真相柳暗花明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1941年12月,虽然不列颠空战已经结束,德国空军主力调往东线与苏联作战,但是英德空军与防空部队的较量还在继续。英军在侦查和轰炸德占区时发现,德国防空部队应该投入了新式雷达,搞不清这种雷达的特点就无法干扰它,英军决定抢一台回去!

  因地制宜

  英军从各种渠道搜集了情报,得知这种新式雷达精度非常高,德国高炮部队和夜间战斗机部队在它的指引下,致使英军侦察机和轰炸机损失率陡然提高。

  这种雷达波束很窄,但是探测距离只有20英里(32千米)。英军推测,在与英国隔海相望的法国北部海岸可能会有一台。在英军侦察机和法国抵抗组织的多方侦查之下,英国人发现勒阿弗尔东北12英里(19千米)的小村布吕内瓦尔果然有个这样的雷达站。

  英国新任联合行动指挥官路易斯·蒙巴顿命令立即研究突袭计划,行动代号“讽刺行动”。

  路易斯·蒙巴顿

  之前英国特种兵对海岸边的德军目标实施了数次成功的突袭,几乎每次都是坐船到达作战地点,然后迅速出击,完成任务后再坐船返回。不过在布吕内瓦尔雷达站这么干可不容易。突击队若是坐船上岸,就需要穿过布吕内瓦尔,爬上400英尺(123米)的悬崖才能对雷达站发起进攻。

  蒙巴顿于是采用了另外一种构想:突击队部队乘坐飞机在夜里直接空降到雷达站头顶,出其不意地解决守军,迅速拆掉雷达的关键零件,然后坐船返回英国。

  英国首相邱吉尔批准了这个大胆的计划,为此专门调来一个精锐伞兵连,带队的是个少校,名叫约翰·弗罗斯特。此人将以这次行动名声鹊起,在1944年的“市场花园”行动中死守“遥远的桥”,从而闻名西方世界。

  布吕内瓦尔

  充分准备

  英国人为了保证行动万无一失,又继续进行了大量侦查工作。法国抵抗组织通过当地的一个黑市,把德军的兵力、士气、铁丝网位置、防御阵地尤其是机枪阵地的位置都摸清楚了。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情报是,附近有一个德军步兵团和一个装甲营。如果英军突击队不能迅速完成任务的话,这些援兵就会赶来。

  为了最大程度地达成突然性,英国人故意不使用运输机,而是用改装的轰炸机运载伞兵,这样德军会误认为是去轰炸其它地区的轰炸机编队,而不是运载伞兵来对付雷达站的。

  英军特地改装了一个中队的“惠特利”式轰炸机。惠特利是一种宽机翼的双引擎轰炸机,在1941年作为轰炸机已经过时了,不过包括低速在内的缺点在空降伞兵时反而成为优点。

  它的设计不包含空投伞兵,于是英军机械师进行了改装,他们在轰炸机底部切开了舱口,这样伞兵就可以直接通过这些舱口跳伞。

  “惠特利”式轰炸机

  与此同时,英军安排所有突击队在英国一个地形类似的地方进行突击训练,给每栋房屋都起了代号,

  雷达——“亨利”;

  主建筑——“独屋”‘

  斯泰拉-马里斯别墅——“警卫室”;

  德军驻军宿舍——“矩形”;

  突击队在训练时也使用这些代号指代训练场地的建筑,至于真正的目的地,则一直秘而不发。

  突击队除了训练跳伞之外,还进行了两栖训练,突击队员掌握了携带全套武器装备上下登陆艇的方法,能做到奔跑自如。

  行动开始

  经过两个多月的周密准备,1942年2月下旬,突击队进入待命状态,随时准备出发,所有队员把军服上的所有识别标志都摘下来了,连跳伞徽章都不例外。

  1942年2月27日,经过数天的等待,天气终于转好,英军的一艘登陆舰,两艘驱逐舰和五艘炮艇载着32名突击队员出击。

  伞降突击队随后出发,一共有6名军官,113名士官和士兵。为了欺骗德军,这些运载突击队的惠特利是和执行轰炸任务的英军轰炸机一起飞跃海峡的。上了飞机之后,军官才拆开密令,宣布行动的实际地点。

  涂成黑色的惠特利混在轰炸机编队中飞入法国空域。德国高炮炮弹在他们附近轰响,不过没有击中什么。惠特利起飞不到一个小时,已经把突击队空投到法国境内,所有突击队员都空降在目标附近0.75英里(1.2千米)范围内。

  着陆之后,弗罗斯特下令集合,只有查特里斯少尉及其20名部下迟到了,他们的飞机因为躲避高炮而降落到了错误的区域。

  弗罗斯特看大部分部队已经集合完毕,就吹起口哨,命令进攻。突击队员们首先扔出了密集的手雷,引起了阵阵爆炸。当惊慌失措的德国空军官兵四散而出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密集的机关枪和冲锋枪弹雨。两个晕头转向的德国兵慌慌张张跑向海边,被英军俘虏。英军仅有一人阵亡。

  附近的守军显然没有准备,“独屋”里只有一名暗哨,被英军解决。英军审讯俘虏得知,附近的村里有大约100名德军,配有迫击炮。德国的新式雷达探测到了惠特利集群,不过因为惧怕空袭,当机群靠近的时候,就关机了。看来英军的欺骗措施起效了。

  英军伞兵,注意其中一人的美式汤姆森冲锋枪

  负责抢雷达的分队迅速冲进雷达站内部,雷达还微微发烫,工兵和军械师们火速绘制零件图,做笔记。这种雷达设计精密,有轮子,碟状天线直径10英尺(3米),其关键装置的尺寸是大约5英尺*3英尺(1.5*0.91米)。

  天线显然是带不走的,不过核心装置尺寸不大,装上手推车就能推着跑。两个工兵用凿子打开外面固定的铁制框架,把此装置拆了出来,另外,他们把目所能及的所有铭牌全部拆下来,一起带回去研究雷达设施的技术参数。

  行如疾风

  工兵们快拆完雷达零件的时候,房子外面的突击队员看到远处升起信号弹——是附近的德国守军。是第685步兵团的军队。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对射,对方步步紧逼。

  突击队把拆下来的零件堆在一辆两轮车上,向海边撤退。弗罗斯特见已经得手,命令部队撤退。德军的援兵越来越多,顶着弹雨撤退的英军继续产生伤亡。

  约翰·蒂莫西少尉的分队守在高处的“独屋”里阻击德军。弗罗斯特的手下与其会合。然后搬开铁丝网路障,发起反击。据老兵回忆,突击队发出了女妖般可怕的吼声,在这漆黑的夜里给对手造成了不小的震撼。突击队又是以密集的手榴弹开路,消灭了一个德军机枪组,冲进了德军占据的屋子里。突击队先控制住了正在呼叫援军的德军。德国通讯兵一脸惊讶,还握着送话器。

  这次短促突击暂时逼退了德军之后,弗罗斯特命令联络负责疏散的海军舰队。不过电台一直联络不上,英军又发射了两发绿色信号弹,还是没有回应。突击队只得采用备用加密电台联系舰队。

  不过真实情况是,舰队看见到突击队的联络信号。由于天气太差,舰队又需要防备德军驱逐舰和鱼雷艇,稍为耽搁了一些时间。

  最终,有惊无险,突击队所有人员连同缴获的德国雷达设备安然回到英国。

  约翰·弗罗斯特(右)

  (颇有深意的照片,在战争片《遥远的桥》拍摄现场,约翰·弗罗斯特与扮演他的安东尼·霍普金斯交谈。后者当时已经颇有名气,后来因为另外一部电影获得奥斯卡影帝。)

  战后影响

  这次行动中,英军实现搜集了充足的情报,因地制宜,采取了空降进入,海路撤退的战术,快进快出,在德国装甲部队反应过来之前就结束战斗,圆满完成了任务。

  行动结束后,连德军对英军的表现也评价很高,认为是一次非常出色的特种行动,所以继续扩充德国自己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

  当然,这次战斗和英军特种兵在二战中的很多行动一样,以少数百里挑一的精锐,充分依仗英国的优势水面舰队偷袭德占区海岸线。德军是不可能把精锐部队散步在漫长的海岸线上执行简单的警卫任务,且长期保持高度警惕的。

  阅读更多军事内容,请关注 近卫步兵师

  红魔对绿魔:英德伞兵激战意大利普里马索莱桥

  德国伞兵讲实话:救出墨索里尼是斯科尔兹内的功劳吗?

  德国伞兵救英国小孩而死被厚葬?真相柳暗花明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