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才是青春(202)幸福就要大声说出来


  梁萍是江苏作家协会会员,她是诗人王慧骐老师的爱人,她也为我写过一篇《幸福就要大声说出来》,文章如下:

  坤元现在苏州渭塘可谓大名鼎鼎。十好几年前他在大舅爷厂里跑供销跑了十年有些腻歪了执意要出来自己办厂。办厂要买地造厂房,这就需要贷款三千万。三千万,天文数字,怎么敢想?要弄砸了,这可是个天大的窟窿,几辈子,几十辈子也还不清啊!一般人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坤元敢!坤元真不是一般人!

  妻子是念佛人,劝说无效,只好拉上坤元去请教念佛堂的范阿姨。出发前夫妻俩约定:范阿姨说这件事可做,就做;范阿姨说不可以做,就不做。活该坤元运气好,范阿姨说可以做。这样,拗不过坤元的妻子,只好帮他找人批地。

  坤元本来很逍遥,跑供销,一年拿十头八万,业余时间玩玩麻将。这下好,三千万债务背在身上,压得喘不过气来。造厂房,为省人工费,七八个月独自一人住在工棚里,看守那些建筑材料,冬天冻死,夏天热死。哎!苦啊!今天我们不谈他的创业史,创业中的艰难困苦几天几夜也说不完,总而言之,苦难的十好几年他挺过来了。现在,三千万债务基本还清了,坤元一身轻松。工厂里热火朝天机器轰鸣,每天都赚好多钱——这是坤元的原话,坤元说他从前不幸福,现在是幸福的人了。

  坤元到哪消费都不喜欢刷卡,他喜欢使钱,比如消费了四千,他从那只用了不知多久的挎包里掏出一扎百元大钞,理扑克牌似地十张一划拉递给收银小姐,划拉四次,四千块。

  坤元还喜欢谈钱。在渭塘酒家请朋友吃完大餐坤元叫住服务员:买单。坤元故意摸摸口袋:可我没钱,怎么办呢?小姑娘显然被吓到了:我只是个服务员,我做不了主,我要去问下老板娘。小姑娘慌里慌张就出门了。坤元哈哈大笑。这渭塘酒家的老板娘坤元再熟悉不过,不仅各自经营着自家的产业,还是文学上的同好,老板娘诗写得不错。这回小姑娘跑去问肯定要吃个教训,老板娘会说蒋坤元是个大老板资产过亿你不知道呀?!想想这个坤元就乐,再想想小姑娘受了惊吓往外一说,全渭塘酒家的姑娘们都知道了,坤元又乐一回。

  坤元曾对长期在文学上给予他帮助的一位老师说:你要到哪里去,我跟你去呀,我是你的银行。

  坤元并没有浮躁,他把企业大部分的股份转到了来接班的儿子名下,自己除了每天还去厂里看看,余下的时间他继续酷爱的文学创作。他已出版了二十几本书,现在还以一天几千字的速度写作着。

  有朋友出书,坤元出资赞助;在厂里实习过一段的员工来看他,坤元请他吃饭;镇上的退休老干部想外出活动活动,坤元领他们参观自己的工厂,再到阳澄湖畔的饭店请上一桌,让老干部们一边品尝美味,一边欣赏湖光山色;临近春节,坤元开着车四处奔走,采买各色新鲜菜蔬,然后亲自掌勺,为寄养在念佛堂的老人们办了十五桌年夜饭,色香味美,吃得老人家笑逐颜开。

  坤元很多次对我说:我现在是幸福的人了,阿对啊?梁老师?

  是的,坤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每一次都真心而果断地为他摁下确认键。

  坤元炫耀他的财富,其实是在炫耀他的幸福。而且坤元需要在对很多人反反复复地询问中确认他的幸福。你不要嫌烦。对一个苦尽甘来的好人,我们应该充满善意地肯定他,安妥他的灵魂。

  就让坤元踏踏实实地幸福下去吧!(原载于2016年9月16日《金陵晚报》)

  96

  蒋坤元

  17d141da 2078 45b4 982f e491df7ce8af

  89.3

  2019.07.21 02:34

  字数 1282

  梁萍是江苏作家协会会员,她是诗人王慧骐老师的爱人,她也为我写过一篇《幸福就要大声说出来》,文章如下:

  坤元现在苏州渭塘可谓大名鼎鼎。十好几年前他在大舅爷厂里跑供销跑了十年有些腻歪了执意要出来自己办厂。办厂要买地造厂房,这就需要贷款三千万。三千万,天文数字,怎么敢想?要弄砸了,这可是个天大的窟窿,几辈子,几十辈子也还不清啊!一般人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坤元敢!坤元真不是一般人!

  妻子是念佛人,劝说无效,只好拉上坤元去请教念佛堂的范阿姨。出发前夫妻俩约定:范阿姨说这件事可做,就做;范阿姨说不可以做,就不做。活该坤元运气好,范阿姨说可以做。这样,拗不过坤元的妻子,只好帮他找人批地。

  坤元本来很逍遥,跑供销,一年拿十头八万,业余时间玩玩麻将。这下好,三千万债务背在身上,压得喘不过气来。造厂房,为省人工费,七八个月独自一人住在工棚里,看守那些建筑材料,冬天冻死,夏天热死。哎!苦啊!今天我们不谈他的创业史,创业中的艰难困苦几天几夜也说不完,总而言之,苦难的十好几年他挺过来了。现在,三千万债务基本还清了,坤元一身轻松。工厂里热火朝天机器轰鸣,每天都赚好多钱——这是坤元的原话,坤元说他从前不幸福,现在是幸福的人了。

  坤元到哪消费都不喜欢刷卡,他喜欢使钱,比如消费了四千,他从那只用了不知多久的挎包里掏出一扎百元大钞,理扑克牌似地十张一划拉递给收银小姐,划拉四次,四千块。

  坤元还喜欢谈钱。在渭塘酒家请朋友吃完大餐坤元叫住服务员:买单。坤元故意摸摸口袋:可我没钱,怎么办呢?小姑娘显然被吓到了:我只是个服务员,我做不了主,我要去问下老板娘。小姑娘慌里慌张就出门了。坤元哈哈大笑。这渭塘酒家的老板娘坤元再熟悉不过,不仅各自经营着自家的产业,还是文学上的同好,老板娘诗写得不错。这回小姑娘跑去问肯定要吃个教训,老板娘会说蒋坤元是个大老板资产过亿你不知道呀?!想想这个坤元就乐,再想想小姑娘受了惊吓往外一说,全渭塘酒家的姑娘们都知道了,坤元又乐一回。

  坤元曾对长期在文学上给予他帮助的一位老师说:你要到哪里去,我跟你去呀,我是你的银行。

  坤元并没有浮躁,他把企业大部分的股份转到了来接班的儿子名下,自己除了每天还去厂里看看,余下的时间他继续酷爱的文学创作。他已出版了二十几本书,现在还以一天几千字的速度写作着。

  有朋友出书,坤元出资赞助;在厂里实习过一段的员工来看他,坤元请他吃饭;镇上的退休老干部想外出活动活动,坤元领他们参观自己的工厂,再到阳澄湖畔的饭店请上一桌,让老干部们一边品尝美味,一边欣赏湖光山色;临近春节,坤元开着车四处奔走,采买各色新鲜菜蔬,然后亲自掌勺,为寄养在念佛堂的老人们办了十五桌年夜饭,色香味美,吃得老人家笑逐颜开。

  坤元很多次对我说:我现在是幸福的人了,阿对啊?梁老师?

  是的,坤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每一次都真心而果断地为他摁下确认键。

  坤元炫耀他的财富,其实是在炫耀他的幸福。而且坤元需要在对很多人反反复复地询问中确认他的幸福。你不要嫌烦。对一个苦尽甘来的好人,我们应该充满善意地肯定他,安妥他的灵魂。

  就让坤元踏踏实实地幸福下去吧!(原载于2016年9月16日《金陵晚报》)

  梁萍是江苏作家协会会员,她是诗人王慧骐老师的爱人,她也为我写过一篇《幸福就要大声说出来》,文章如下:

  坤元现在苏州渭塘可谓大名鼎鼎。十好几年前他在大舅爷厂里跑供销跑了十年有些腻歪了执意要出来自己办厂。办厂要买地造厂房,这就需要贷款三千万。三千万,天文数字,怎么敢想?要弄砸了,这可是个天大的窟窿,几辈子,几十辈子也还不清啊!一般人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坤元敢!坤元真不是一般人!

  妻子是念佛人,劝说无效,只好拉上坤元去请教念佛堂的范阿姨。出发前夫妻俩约定:范阿姨说这件事可做,就做;范阿姨说不可以做,就不做。活该坤元运气好,范阿姨说可以做。这样,拗不过坤元的妻子,只好帮他找人批地。

  坤元本来很逍遥,跑供销,一年拿十头八万,业余时间玩玩麻将。这下好,三千万债务背在身上,压得喘不过气来。造厂房,为省人工费,七八个月独自一人住在工棚里,看守那些建筑材料,冬天冻死,夏天热死。哎!苦啊!今天我们不谈他的创业史,创业中的艰难困苦几天几夜也说不完,总而言之,苦难的十好几年他挺过来了。现在,三千万债务基本还清了,坤元一身轻松。工厂里热火朝天机器轰鸣,每天都赚好多钱——这是坤元的原话,坤元说他从前不幸福,现在是幸福的人了。

  坤元到哪消费都不喜欢刷卡,他喜欢使钱,比如消费了四千,他从那只用了不知多久的挎包里掏出一扎百元大钞,理扑克牌似地十张一划拉递给收银小姐,划拉四次,四千块。

  坤元还喜欢谈钱。在渭塘酒家请朋友吃完大餐坤元叫住服务员:买单。坤元故意摸摸口袋:可我没钱,怎么办呢?小姑娘显然被吓到了:我只是个服务员,我做不了主,我要去问下老板娘。小姑娘慌里慌张就出门了。坤元哈哈大笑。这渭塘酒家的老板娘坤元再熟悉不过,不仅各自经营着自家的产业,还是文学上的同好,老板娘诗写得不错。这回小姑娘跑去问肯定要吃个教训,老板娘会说蒋坤元是个大老板资产过亿你不知道呀?!想想这个坤元就乐,再想想小姑娘受了惊吓往外一说,全渭塘酒家的姑娘们都知道了,坤元又乐一回。

  坤元曾对长期在文学上给予他帮助的一位老师说:你要到哪里去,我跟你去呀,我是你的银行。

  坤元并没有浮躁,他把企业大部分的股份转到了来接班的儿子名下,自己除了每天还去厂里看看,余下的时间他继续酷爱的文学创作。他已出版了二十几本书,现在还以一天几千字的速度写作着。

  有朋友出书,坤元出资赞助;在厂里实习过一段的员工来看他,坤元请他吃饭;镇上的退休老干部想外出活动活动,坤元领他们参观自己的工厂,再到阳澄湖畔的饭店请上一桌,让老干部们一边品尝美味,一边欣赏湖光山色;临近春节,坤元开着车四处奔走,采买各色新鲜菜蔬,然后亲自掌勺,为寄养在念佛堂的老人们办了十五桌年夜饭,色香味美,吃得老人家笑逐颜开。

  坤元很多次对我说:我现在是幸福的人了,阿对啊?梁老师?

  是的,坤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每一次都真心而果断地为他摁下确认键。

  坤元炫耀他的财富,其实是在炫耀他的幸福。而且坤元需要在对很多人反反复复地询问中确认他的幸福。你不要嫌烦。对一个苦尽甘来的好人,我们应该充满善意地肯定他,安妥他的灵魂。

  就让坤元踏踏实实地幸福下去吧!(原载于2016年9月16日《金陵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