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丧失了亲情和友情 你就别砍我了


来源:掌上医讯

日前,广东省罗定市素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生一起暴力伤医事件。素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陈志明医生在接诊时,被患者梁某突然用刀刺伤右腹部,术中发现刀贴胸壁,划过肋骨,穿入腹腔,伤及肝脏,胃窦穿破,出血约 2500毫升。

伤医事件见诸报端,让人胆战心惊,我们不禁要问:医患到底怎么了?和医生有多大的仇恨呀?据说,古时候土匪界有个"两不抢"的不成文规定:一不抢郎中,那 是救死扶伤的,二不抢教书先生,那是教人行善的。在现代文明的今天,从媒体的报道上经常看到医务人员被砍,医务人员被砍得多了,也就不是新闻了,再到后来 看到这些悲剧的发生,大多数人只是麻木和沉默,只剩下医务人员在朋友圈里表达愤怒和无奈。

看到这些,我不想说粗话,我的心凉了,国人这是怎么了?真的!做医生不容易,这个职业太敏感,动不动就被各种道德绑架,就被刀砍伤,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不能因为一点点小事将医生一棍子打死,甚至是打死众多的医生。

笔者的一位医生朋友在某县医院上班,他为人随和,和蔼可亲,各行各业的朋友比较多,平时乐于帮助人,可是近几年来,大家都逐渐疏远他了,有聚会也不再叫着 他了,为什么呢?每当亲朋好友聚会的时候,由于工作的关系,去的时候比较少,即使去了,按照过国人的传统,喝酒是避免不了的,可是这位医生朋友因为医院里 面随时有急诊,必须随叫随到,所以很少喝酒甚至是不喝,很是扫大家的兴,他在酒桌上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医院离开你活不了呀?时间长了,大家更疏远他了。而 到了医院里面,面对很多医闹和醉鬼,小心谨慎的工作着,如履薄冰,当看到医生被砍死、砍伤时,他很是无奈:我已经丧失了亲情和友情,你就别砍我了。

有人说,中国医生是世界上最艰苦的群体,有些医生一年的门诊量,相当于国外医生10年的门诊量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我国医生群体工作状态过劳的现状。医务人 员连轴转,辛苦程度超乎常人想象。他们有时需要夜以继日地工作,经常不能按时吃饭、按时休息,身体上心理上都承担着巨大压力,自己的家庭疏于照顾,还对病 人担负着重要责任。医学是一个飞速发展的学科,医生要不断看书、学习和考试。晋升时还要英语、计算机、论文、继续教育和科研成果等等。医生真的时太辛苦 了。

有一个段子说,如果一个人生病了,花尽家财给了寺院,人死了,家属非常坦然地接受,认为这就是命,还对寺院感恩戴德,但是送到医院花了几万元医疗费,人死 了,就会认定是医疗事故,是黑幕,要质问医院,为什么人来的时候还能说话,却被抬着出去了?这个黑色幽默的段子确实是我们正在经历的荒诞不经的现实。

病人需要换位理解一下医生,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我想没有哪个医生不希望自己的患者能够在自己的手里治疗好的,出发点是没有问题的,不用怀疑,但是作为医 学,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学科,充满了很多变数,即使再有能力的医生也会漏诊和误诊,所以患者来求医问药,目的当然是把病治疗好,但现实中却总有不如愿的时 候,这个时候需要理解医生。

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医生是白衣天使。诚然,一些缺乏医德、态度蛮横的无良医生,的确败坏了医务界的形象,造成了恶劣影响。某些病患及家属,对医生缺乏最 基本的信任和尊重,动辄恐吓、辱骂,甚至采取危及医护人员生命的行为,令不少医生如履薄冰,每天小心谨慎的工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绝对不敢贸然行事, 有些医生甚至改行或者辞职。希望大家都能理解医护人员的辛苦。如果医患之间是敌人的话,那最后倒霉的只能是患者,因为医生都因为怕出问题而不敢有任何创新 的治疗,我们的医学也就无法进步。

社会及患者要给予医生充分的理解,医患之间相互尊重、合作,是对医生劳累心血最好的回报。医生需要的仅仅是一声理解,希望我们真正体验医生工作的辛苦,从 医生的角度考虑问题,多一分理解,多一些宽容,医患关系才能更和谐,生活才会更加幸福美好,社会才能更加和谐安宁。

作者简介:刘江峰,河北省保定市雄县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耳鼻喉 科分会会员,从事耳鼻喉科工作21年,擅长鼻内窥镜下治疗顽固性鼻出血,成功的收治了200余例在三甲级医院未曾治愈的顽固性鼻出血患者,为患者解决了痛 苦,节省了患者的经济负担,受到患者的好评。在《人民日报》《健康报》《大众健康》《中国医药报》《北京青年报》《科技日报》《家庭医生报》《现代护理 报》等100余家报刊杂志中发表科普稿件500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