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客工场预计年底赴美IPO 或收购WeWork中国


我们的工作失败了,优科工厂坚持上市

谈到联合(共享)办公模式,每个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在9月30日撤回我们工作的招股说明书。

毕竟,我们工作的困境是显而易见的。上市失败后,我们工作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境。这甚至直接导致软银在2019年第二季度亏损近5000亿日元,这一数字远远超过分析师平均预期的2308亿日元。

优步首席执行官在最近的一次媒体采访中也尽力避免参与WeWork,称优步的模式与WeWork完全不同。

显然,WeWork已经为市场树立了一个继续赔钱烧钱的共享办公行业的形象,而Youke Factory此时坚持在美国上市,这也让投资银行家感到意外。

Youke Workshop成立于2015年4月,在四年内筹集了20轮资金。 最近一次融资活动发生在9月份,由中信银行(CITIC Bank)、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和杭州银行的信贷融资,融资金额为2.5亿元人民币。

事实上,从过去的融资过程来看,优科工厂的主要投资者包括红杉中国、瑞金基金、地鼠资产、怡润投资、银泰土地和创新工程等知名机构

在持续融资的情况下,优科工厂开始在全球范围内疯狂扩张。根据独角兽公司(身份证:IPONEWS)获得的最新内部统计数据,目前优科工厂有209间办公室空,使用中的约有180间。

共享经济?本质是房地产

那么,在WeWork向业界敲响警钟之后,加速上市进程的优秀客户研讨会模式与WeWork等共享办公空的企业有什么区别呢?

当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网络共享经济上时,我们很容易忽略这个行业的传统属性,即房地产行业。根据一些说法,这些企业也成了主要的地主。

Youke Factor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毛大庆,生来就是一名建筑师,后来在房地产行业工作了10多年。毛大庆曾任万科企业集团高级副总裁,负责集团商业地产业务,同时兼任北京万科总经理和北京万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对房地产行业有着深刻的理解,毛大庆创立的优科工作室与基于互联网思维的共享办公空企业有着根本的不同,如WeWork。

与其他共用办公室空不同的是,万科集团前高级副总裁毛大庆在装修和维护的高成本上合理控制了成本,最大程度上避免了共用办公室空的刻板印象。

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的调查数据,只有当联合办公的平均占用率达到85%时,才能保持盈亏平衡,这对联合办公企业来说并不容易实现。 然而,公共数据显示,毛大庆优秀客户车间项目的入住率高达95%,甚至有些地区可能供不应求。

或者将购买WeWork中国,道路漫长而艰难。

此前,一些市场内部人士表示,WeWork的失败基本上是公司战略和商业模式的问题。 快速疯狂的扩张和发展没有合理的毛利支撑,这直接导致资本市场前景不佳。

自从Youke Workshop发展以来,虽然直接办公室空仍然是主要的收入来源,但公共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直接办公室空分别占收入的90%和75%,市场预计2019年这一比例将降至65%左右。商业模式的提前多元化分布也是优科工作室有信心继续发展的原因之一。

除了直接业务收入空,企业服务在收入中的比例逐年增加。毛大庆曾经提到,他希望租金总收入不超过优秀客户工作坊总收入的50%,超过50%的收入应该来自该平台的其他衍生业务及其配套交易。 优科车间知道盈利模式过于单一,这将限制其长期稳定的运营。因此,它提前制定了多样化的商业模式。

虽然我们仍然不知道资本市场是否会接受优科坊的模式,但我们可以肯定,随着优科坊上市的失败,优科坊已经在“分享办公室第一股”的战斗中处于领先地位

据业内人士透露,优科工厂似乎有兴趣与我们中国工厂合作,但迄今尚未采取进一步行动。显然,优科工厂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故事,对资本市场有一个明确的态度,“知道山中有老虎,更喜欢去山里旅游。”

(责任编辑:常丹丹HO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