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比鳌山还要难走,还要危险,因为爱山无所畏惧


   潇潇的任意门

  ?7月25日阴,大雾

  一夜风雨,天亮了。大风依旧呼呼的刮着,我走岀松林到右边水源那儿去洗漱,来到草甸上发觉沒有下雨,只是风大雾大!我回到帐篷告诉队友们,准备岀发。

  

  昨天傍晚来的有支湖南的队伍又在商量下撤,向导也极力劝说,说什么接下来的太白比鳌山还要难走,还要危险。 看这儿这种恶劣的天气他们队决定下撤,就把他们的速食米饭和高原安都给了我们,还有一矿泉水瓶香烟和几个气罐。我们队的财迷们又高兴的照单全收,哈哈哈!

  

  后来走过了才知道其实走过了鳌山,过了2800营地就是太白山地界,往左边草甸上的小路进了松林路迹很明显,而且一路上树杆上,石头上都画有红7路标沿路找着路标走也不会迷路,比鳌山好走多了,在这里下撤真的好惋惜,最难的己经走过啦!

  

  好在我们队的全体队员体能不错,无一人身体有任何不适,打定了主意:不到山穷水尽,万不得己时决不下撤!所以一路收集食品。

  在2800营地憋了一天一夜的队员们喜笑颜开精力充沛的准备踏上征程! 赶快离开这阴冷寒湿风又大的地方吧!鉴于有前车之鉴,岀发前先喝足补够水,大家说必须把水喝得淹上头顶再岀发!哈哈哈哈……

  今天的目的地是在西塬扎营,攻略上说西塬营地沒有水源,队员们用带来的大瓶瓶和水袋装满水装包好带走。吃过早饭,灌好开水,收拾好透湿的帐篷,上午9.30分拔营出发!拔营前照例清理营地,处理好我们队的垃圾。

  

  我们走过大雾弥漫野花盛开的草甸,路迹很明显。

  进入茂密的松林立刻就觉得风小了,好闻的松香沁人心脾。

  松林里路迹明显,很好走。

  

  松林下的草地上开满了娇艳的野花,蜿蜒的小路一直往上延伸。

  

  云雾在大风中瞬息万变的交替,我们觉得一会儿是走在云里一会儿又是走在雾里,能见度不到五米什么也看不清。是不是走在云海里所以雾朦胧?在云雾里走久了好希望走岀云海就是阳光普照灿烂无比。

  

  过了金字塔营地 走出松林,进入石头遍布的草甸。大雾迷朦,这里没树林了,海拔应该在3200以上,小路上的红标很明显。

  

  塔1,2,3要比梁1,2,3好走得多,也有石海,但大多数是环山小路。

  

  

  

  雾太大老大爷在前面开路,北碚前后照看,队员都不离开彼此视线。

  

  从2800营地一路过来,一直都是大雾朦胧,看不到金字塔1,2,3 的庐山真面目。雾很大前面开路的老大爷在等我们到齐了再走。

  

  这大概是塔2,从北坡横切。

  敬山畏水,喜欢徒步登山爱好者都明白这个道理。登山既要冒不可预知的危险,又要倍尝艰辛,还要有毅力和无私的团队精神,这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的。同行队友的真挚关爱不在于其表,而是发自内心。并不高大的队友们一次次向你伸出的双手让你倍感温暖,风雨同行,感动在路上……

  

  路过塔3时,路边有个水源。旁边一块石头上用红7写着个大大的 “水”字 ,不知道是不是季节性水源。背着沉重的装了几升水的大包依然只好无怨无愧的向上,向前。暗暗的告诫自己:有备无患,有备无患!

  

  我们从2800营地带的水,晚上做饭和第二天上午的饮用水够了。后来在东原碰到那两个西安驴友说西塬南坡下有水源,不过很隐密不好找。

  

  这里还是风大雾大,先把湿透的帐篷从包里拿岀来扎好吹起,爷妹的帐篷很给力防水很好,下暴雨也安然无恙。

  

  哈哈,雾真的散开了,黄昏中的九重石海矗立在我们面前,还戴着个大帽子呢!

  

  风过雾开时,九重石海偶尔露真容。

  

  黑布的帐篷防水相当的差,只好土法防雨。以免晩上下雨里面成泽国:全湿。

  

  老大爷带的咖啡全被我喝掉了,谢了!风大气温低很冷,勤快的黑布和小覃去拾了很大一堆枯枝当柴烧篝火取暖,烤烤睡袋鞋袜。

  

件允许的情况下晚餐必须要吃好,今天吃我带的香肠和大米,减负!2斤米用高压锅煮饭,六节大香肠煮好切块,把黑布带的干香菇发好和2个娃娃菜还有捡的2个大鸡蛋一起煮了锅鲜美的浓汤,人间美味啊!

  吃完晚饭又继续喝茶补水、烤火聊天,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我们的幸福不过是全队六个队员安全的在一起共进退,不离不弃,就这么简单!

  真正全程负重的是北碚,老大爷和黑布,他们带的食品蔬菜干菜和零食下山都没吃完,北碚上山时还帮爷妹背五斤猪肉做的东坡肉,背湿帐篷,无私的强人们!

  ?7月25日阴,大雾

  一夜风雨,天亮了。大风依旧呼呼的刮着,我走岀松林到右边水源那儿去洗漱,来到草甸上发觉沒有下雨,只是风大雾大!我回到帐篷告诉队友们,准备岀发。

  

  昨天傍晚来的有支湖南的队伍又在商量下撤,向导也极力劝说,说什么接下来的太白比鳌山还要难走,还要危险。 看这儿这种恶劣的天气他们队决定下撤,就把他们的速食米饭和高原安都给了我们,还有一矿泉水瓶香烟和几个气罐。我们队的财迷们又高兴的照单全收,哈哈哈!

  

  后来走过了才知道其实走过了鳌山,过了2800营地就是太白山地界,往左边草甸上的小路进了松林路迹很明显,而且一路上树杆上,石头上都画有红7路标沿路找着路标走也不会迷路,比鳌山好走多了,在这里下撤真的好惋惜,最难的己经走过啦!

  

  好在我们队的全体队员体能不错,无一人身体有任何不适,打定了主意:不到山穷水尽,万不得己时决不下撤!所以一路收集食品。

  在2800营地憋了一天一夜的队员们喜笑颜开精力充沛的准备踏上征程! 赶快离开这阴冷寒湿风又大的地方吧!鉴于有前车之鉴,岀发前先喝足补够水,大家说必须把水喝得淹上头顶再岀发!哈哈哈哈……

  今天的目的地是在西塬扎营,攻略上说西塬营地沒有水源,队员们用带来的大瓶瓶和水袋装满水装包好带走。吃过早饭,灌好开水,收拾好透湿的帐篷,上午9.30分拔营出发!拔营前照例清理营地,处理好我们队的垃圾。

  

  我们走过大雾弥漫野花盛开的草甸,路迹很明显。

  进入茂密的松林立刻就觉得风小了,好闻的松香沁人心脾。

  松林里路迹明显,很好走。

  

  松林下的草地上开满了娇艳的野花,蜿蜒的小路一直往上延伸。

  

  云雾在大风中瞬息万变的交替,我们觉得一会儿是走在云里一会儿又是走在雾里,能见度不到五米什么也看不清。是不是走在云海里所以雾朦胧?在云雾里走久了好希望走岀云海就是阳光普照灿烂无比。

  

  过了金字塔营地 走出松林,进入石头遍布的草甸。大雾迷朦,这里没树林了,海拔应该在3200以上,小路上的红标很明显。

  

  塔1,2,3要比梁1,2,3好走得多,也有石海,但大多数是环山小路。

  

  

  

  雾太大老大爷在前面开路,北碚前后照看,队员都不离开彼此视线。

  

  从2800营地一路过来,一直都是大雾朦胧,看不到金字塔1,2,3 的庐山真面目。雾很大前面开路的老大爷在等我们到齐了再走。

  

  这大概是塔2,从北坡横切。

  敬山畏水,喜欢徒步登山爱好者都明白这个道理。登山既要冒不可预知的危险,又要倍尝艰辛,还要有毅力和无私的团队精神,这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的。同行队友的真挚关爱不在于其表,而是发自内心。并不高大的队友们一次次向你伸出的双手让你倍感温暖,风雨同行,感动在路上……

  

  路过塔3时,路边有个水源。旁边一块石头上用红7写着个大大的 “水”字 ,不知道是不是季节性水源。背着沉重的装了几升水的大包依然只好无怨无愧的向上,向前。暗暗的告诫自己:有备无患,有备无患!

  

  我们从2800营地带的水,晚上做饭和第二天上午的饮用水够了。后来在东原碰到那两个西安驴友说西塬南坡下有水源,不过很隐密不好找。

  

  这里还是风大雾大,先把湿透的帐篷从包里拿岀来扎好吹起,爷妹的帐篷很给力防水很好,下暴雨也安然无恙。

  

  哈哈,雾真的散开了,黄昏中的九重石海矗立在我们面前,还戴着个大帽子呢!

  

  风过雾开时,九重石海偶尔露真容。

  

  黑布的帐篷防水相当的差,只好土法防雨。以免晩上下雨里面成泽国:全湿。

  

  老大爷带的咖啡全被我喝掉了,谢了!风大气温低很冷,勤快的黑布和小覃去拾了很大一堆枯枝当柴烧篝火取暖,烤烤睡袋鞋袜。

  

件允许的情况下晚餐必须要吃好,今天吃我带的香肠和大米,减负!2斤米用高压锅煮饭,六节大香肠煮好切块,把黑布带的干香菇发好和2个娃娃菜还有捡的2个大鸡蛋一起煮了锅鲜美的浓汤,人间美味啊!

  吃完晚饭又继续喝茶补水、烤火聊天,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我们的幸福不过是全队六个队员安全的在一起共进退,不离不弃,就这么简单!

  真正全程负重的是北碚,老大爷和黑布,他们带的食品蔬菜干菜和零食下山都没吃完,北碚上山时还帮爷妹背五斤猪肉做的东坡肉,背湿帐篷,无私的强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