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听到那句台词时




  ? ? ? 当我后来又恰逢听到那句台词时,好像还是会想起她,“你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当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她的时候。”如今的感觉已然单薄了,岁月磨砺,再也不是那个心里明净的能腾出好大一块区域老实安静地只装着她的自己。曾经好似能为她执杖天下,甚至脑补行走江湖抛却一切的为爱执着的持剑少年模样,在那还不靠谱的年纪里却悄悄开始谋划未来。

  ? ? 我怕是一个早熟的孩子,读小学的时候就情愫萌动的有些泛滥,同时能喜欢班上好几个,且喜欢程度都还不逊,后来记得四年级时班里来了个插班生,模样长的还算清秀,没隔多久阴差阳错和我做了同桌,鉴于还好看的样貌,优异的成绩,近距离的相处,就又喜欢上了,怀疑我从小就是外貌协会科班出身。伴随偶尔也借我作业,午睡时总喜欢玩我的头发,早操结束后上楼梯对我的“拳打脚踢”,我的喜欢倒是逐渐升温,但他是不喜欢我的,偶尔也心里没数目让我觉得一丝希望光亮,直到后来他在班上有了女朋友,学霸级别的副班长,且双方父母还是交好。身为连扎个马尾都是奢侈(小时候我妈就不让我养头发)的学渣妹,我喜欢的卑微程度就又下沉了好一个depth。好在毕竟是同桌,他的讯息来的也快,听得他家有个店,且就开在我家(我家当时是排列在那种繁华喧闹街道旁的房子)马路对面某一间,此后不出意外我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匆忙跑到屋顶,无比庆幸当时家里是屋顶花园的配置,为我的暗恋铺了条便路,然后无比期盼能等到他的出现,甚至想象这个楼层的高度看下去他的身影应该是多大的,遗憾的是他从未出现,怀疑是不是大众情报听错了,或是他放学从不去店里。犹记当时流行许嵩的歌,在书房里听《认真的雪》,听着听着就倒在了泪泊里,还好家里没人。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面不改色看着他和他的心上人眉眼相交,甜蜜上进的学术交流或是走廊幽会。就这样坐同桌一直到了小升初毕业,我好容易认真且无果的暗恋逼不得已也该收尾了,估计是心智还发育不全,没什么求得或是要告知对方哪怕没有结果的欲望,自然顺遂的收尾伴随我依旧习惯性地眺望马路的频率下降而正式落音了。那些真的很想看见的人,却再也没有看见过。“但其实如果见到了,也代表了结束。”只是我很晚才知悉这话。

  ? ? ? 小学不努力,初中徒伤悲,小升初考试

  96

  祟寒

  2019.08.05 23:24*

  字数 891

  ? ? ? 当我后来又恰逢听到那句台词时,好像还是会想起她,“你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当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她的时候。”如今的感觉已然单薄了,岁月磨砺,再也不是那个心里明净的能腾出好大一块区域老实安静地只装着她的自己。曾经好似能为她执杖天下,甚至脑补行走江湖抛却一切的为爱执着的持剑少年模样,在那还不靠谱的年纪里却悄悄开始谋划未来。

  ? ? 我怕是一个早熟的孩子,读小学的时候就情愫萌动的有些泛滥,同时能喜欢班上好几个,且喜欢程度都还不逊,后来记得四年级时班里来了个插班生,模样长的还算清秀,没隔多久阴差阳错和我做了同桌,鉴于还好看的样貌,优异的成绩,近距离的相处,就又喜欢上了,怀疑我从小就是外貌协会科班出身。伴随偶尔也借我作业,午睡时总喜欢玩我的头发,早操结束后上楼梯对我的“拳打脚踢”,我的喜欢倒是逐渐升温,但他是不喜欢我的,偶尔也心里没数目让我觉得一丝希望光亮,直到后来他在班上有了女朋友,学霸级别的副班长,且双方父母还是交好。身为连扎个马尾都是奢侈(小时候我妈就不让我养头发)的学渣妹,我喜欢的卑微程度就又下沉了好一个depth。好在毕竟是同桌,他的讯息来的也快,听得他家有个店,且就开在我家(我家当时是排列在那种繁华喧闹街道旁的房子)马路对面某一间,此后不出意外我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匆忙跑到屋顶,无比庆幸当时家里是屋顶花园的配置,为我的暗恋铺了条便路,然后无比期盼能等到他的出现,甚至想象这个楼层的高度看下去他的身影应该是多大的,遗憾的是他从未出现,怀疑是不是大众情报听错了,或是他放学从不去店里。犹记当时流行许嵩的歌,在书房里听《认真的雪》,听着听着就倒在了泪泊里,还好家里没人。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面不改色看着他和他的心上人眉眼相交,甜蜜上进的学术交流或是走廊幽会。就这样坐同桌一直到了小升初毕业,我好容易认真且无果的暗恋逼不得已也该收尾了,估计是心智还发育不全,没什么求得或是要告知对方哪怕没有结果的欲望,自然顺遂的收尾伴随我依旧习惯性地眺望马路的频率下降而正式落音了。那些真的很想看见的人,却再也没有看见过。“但其实如果见到了,也代表了结束。”只是我很晚才知悉这话。

  ? ? ? 小学不努力,初中徒伤悲,小升初考试

  ? ? ? 当我后来又恰逢听到那句台词时,好像还是会想起她,“你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当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她的时候。”如今的感觉已然单薄了,岁月磨砺,再也不是那个心里明净的能腾出好大一块区域老实安静地只装着她的自己。曾经好似能为她执杖天下,甚至脑补行走江湖抛却一切的为爱执着的持剑少年模样,在那还不靠谱的年纪里却悄悄开始谋划未来。

  ? ? 我怕是一个早熟的孩子,读小学的时候就情愫萌动的有些泛滥,同时能喜欢班上好几个,且喜欢程度都还不逊,后来记得四年级时班里来了个插班生,模样长的还算清秀,没隔多久阴差阳错和我做了同桌,鉴于还好看的样貌,优异的成绩,近距离的相处,就又喜欢上了,怀疑我从小就是外貌协会科班出身。伴随偶尔也借我作业,午睡时总喜欢玩我的头发,早操结束后上楼梯对我的“拳打脚踢”,我的喜欢倒是逐渐升温,但他是不喜欢我的,偶尔也心里没数目让我觉得一丝希望光亮,直到后来他在班上有了女朋友,学霸级别的副班长,且双方父母还是交好。身为连扎个马尾都是奢侈(小时候我妈就不让我养头发)的学渣妹,我喜欢的卑微程度就又下沉了好一个depth。好在毕竟是同桌,他的讯息来的也快,听得他家有个店,且就开在我家(我家当时是排列在那种繁华喧闹街道旁的房子)马路对面某一间,此后不出意外我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匆忙跑到屋顶,无比庆幸当时家里是屋顶花园的配置,为我的暗恋铺了条便路,然后无比期盼能等到他的出现,甚至想象这个楼层的高度看下去他的身影应该是多大的,遗憾的是他从未出现,怀疑是不是大众情报听错了,或是他放学从不去店里。犹记当时流行许嵩的歌,在书房里听《认真的雪》,听着听着就倒在了泪泊里,还好家里没人。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面不改色看着他和他的心上人眉眼相交,甜蜜上进的学术交流或是走廊幽会。就这样坐同桌一直到了小升初毕业,我好容易认真且无果的暗恋逼不得已也该收尾了,估计是心智还发育不全,没什么求得或是要告知对方哪怕没有结果的欲望,自然顺遂的收尾伴随我依旧习惯性地眺望马路的频率下降而正式落音了。那些真的很想看见的人,却再也没有看见过。“但其实如果见到了,也代表了结束。”只是我很晚才知悉这话。

  ? ? ? 小学不努力,初中徒伤悲,小升初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