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五代词坛第一人,59岁时写给爱姬一首词,痴情女读后绝食而亡


  近代词学家吴梅先生曾这样说过:“五代时候,以南唐、西蜀词的创作最为繁盛。而如果比较词的工琢,则以韦庄为第一”。韦庄的词长于写情,清丽自然,夏承焘评价其词“疏而显”。今天我们赏析的这首《女冠子》,就是他的一首语浅情深之作,读后很让人感动。

  《女冠子》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他是五代词坛第一人,59岁时写给爱姬一首词,痴情女读后绝食而亡

  “女冠”就是女道士。唐代道教盛行,崇信道教的女子很多。像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连杨贵妃进宫前也曾做过道士,太真就是她的法号。古代女子不戴帽子,而唐代女道士都戴黄色的帽子,所以“凡有冠者,皆是女道士”。《女冠子》作为词牌,最早就是写女道士生活的词。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读了这首词的开头,觉很是别具一格,它就像记日记一样。“四月十七”,显然是韦庄写这首词的时间,而且这一天对他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因为这个日子,让他想起了去年的今天。那去年的“四月十七”发生了什么让他难忘的事呢?答案是“别君时”。

  他是五代词坛第一人,59岁时写给爱姬一首词,痴情女读后绝食而亡

  如果我们按日记形式的散文翻译,这几句的意思就是:今天又到了四月十七,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今天,你离开了我,我们分别整整一年了。这样看韦庄写得真是很直白,开始就交代时间,事件,真可以说是直白的透明了。前人评价这几句“冲口而出,不假妆砌”。然而,这正表现了这种情感表达完全出于本能,来不及添加任何修饰就冲口而出,这才是最真实的感情,且更容易打动人心。

  那去年分别时是怎样的情景呢?是“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这是女子分别时的模样:她假装低着头,那是为了掩饰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可词人还是从她低头的侧影中,看到她半皱的眉头。忍泪、低面、含羞、敛眉活化出女子分别时的状态。

  虽然时隔一年,词人回忆起来,场景还是那么鲜明,他深爱女子的表情上的细微变化,都刻在了他的脑海中。谁说时间能淡化一切?一年的时间却没有淡化词人对爱人的记忆和怀念。

  他是五代词坛第一人,59岁时写给爱姬一首词,痴情女读后绝食而亡

  既然这么相爱,那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的离别呢?这也是古今都在探讨的问题。

  最通行的版本这这样的:

  韦庄曾有一位容貌超群的爱姬,擅长文墨,经常和他诗词唱和,很得韦庄宠爱。蜀主王建以教习后宫嫔妃的名义,请这位爱姬进宫,然后纳为己有。韦庄敢怒而不敢言,只好将满腔的激愤付诸文笔。后来爱姬在宫中听到了韦庄的词,感念他的痴情,绝食而亡。爱姬去世后,韦庄写下了很多悼亡词,这首《女冠子》就是其中的一篇。

  历史上的王建礼贤下士,韦庄又是他的有功之臣。公元907年,朱全忠称帝,唐朝灭亡。72岁的韦庄在王建手下作长书记,正是由于韦庄率官吏民众大哭三天后,王建才建国称帝,史称前蜀。不久韦庄做了前蜀的宰相。

  韦庄与王建的私人感情一直不错,公然抢夺爱姬的事件不太可能发生,所以这个传说的真实度很值得怀疑。

  据当代词学家夏承焘考证,爱姬早在韦庄入蜀前就已过世,韦庄还为她写了三首悼亡诗,其中有这样两句“才闻及第心先喜,试说求婚泪更流”,可见爱姬在韦庄及第不久就去世了。韦庄及第是在公元894年,那年韦庄59岁。而韦庄入蜀则是公元901年。

  他是五代词坛第一人,59岁时写给爱姬一首词,痴情女读后绝食而亡

  无论什么原因吧,反正爱姬已经离去。所以词的上片在写完离别场景后,下片自然转入到离别后的相思了。

  爱姬离去后,词人的灵魂仿佛都被带走,只剩下一具空洞的躯壳。除了在梦中,他才能和她有短暂的相会,但梦醒之后的失落更让人绝望。

  每一个难眠之夜,词人都泪湿衾被,陪伴他的只有那天上的孤月。夜深人静,天上是一弯孤独的月,世间是一个孤独的人。正因为同样的孤独,人才会将孤独感投射到月亮上,好像只有天上的月亮,才是人的唯一知己。

  他是五代词坛第一人,59岁时写给爱姬一首词,痴情女读后绝食而亡

  “除却天边月,无人知”,表面是说幸好还有天上的月亮,它还能读懂人的孤独。言外之意就是:除了词人自己,再没有人理解他内心的寂寞。其实,他一个知己都没有,再没有人听他倾诉心声了。

  从去年的四月十七,到今年的四月十七,自从爱姬走后的整整一年,词人就是孤独的一个人。他的爱情世界没有替补,他的爱情已随着爱人的离去而离去。

  一首《女冠子》,让我们看到一个一往情深的韦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