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观实验的最新发现,令研究者不禁生疑莫非宇宙早就被界定好?


  2019 下雨的夜晚

  在如此偌大无边的宇宙里,我们的太阳系仿如尘埃,地球更是渺小的难以寻觅,而对于生存在地球上的我们人类,如果有来自宇宙的巨型生命体,估计拿着巨型望远放大镜,也很难发现我们的存在。渺小归渺小,只不过是相对表象的体积大小而言,但我们的思想并不渺小,智慧可以不断增长,向宇宙深处探索的能力正在逐渐变大。

  或许,向宇宙深处不断探索,就是我们人类存在的根本意义,是寻找千古之谜——我是谁,来自哪里,为什么在这里——答案的必经之道。

  往往,我们所谓的宇宙,大多时候指的都是呈现于我们眼前的宏观宇宙,而事实是,宇宙不止宏观宇宙,也包括微观宇宙。

  

  随着科学研究的不断深入,研究者越来越发现,“以小见大”的常理并不只体现于一般的人或事物之上,也适用于“宇宙运作原理”之上,即微观宇宙或许就是宏观宇宙的缩小版模型。

  有研究者发现,人脑神经元结构的网状系统,与宇宙的整体网状结构非常相似;小白鼠的脑细胞结构,与宇宙也存在着一定的相似吻合度。

  

  限于我们狭窄的视界,以及我们有限的科技水平,我们无法一窥宏观宇宙的所有,哪怕只是表象,也只能盲人摸象般片面地略窥一二。如果真的可以通过微观世界的缩小版进而了解放大版的宏观宇宙,或许,会为我们探索宇宙带来一条新的捷径。探索科学,探索宇宙,水木长龙与您继续我们的探索之旅。

  

  微观世界里有一个众所周知且令人困惑的实验——单粒子双缝干涉实验,该实验过程中出现了一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奇怪现象:单个粒子向双缝发射时,按照常理,应该只能通过其中一条缝隙,奇怪的是,屏幕接收器上依然可以形成干涉条纹(即粒子呈现出波的特性)。难道粒子会分身的本领不成?不然怎么可能自己和自己发生相干涉?为了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实验者在双缝挡板的位置特意加了一个“观察仪器”,想看看粒子到底是怎么自己与自己发生干涉的。不可思议的是,当设置“观察仪器”进行观察时,屏幕接收器上的干涉条纹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杂乱无章的混乱粒子痕迹(即粒子恢复为我们认识它时的样子,呈现出粒子特性)。一旦撤掉“观察仪器”,屏幕接收器上便又会重新出现干涉条纹。

  

  最后,科学家推测是,当对实验进行观察时,有某种外在力量对实验进行了干扰,从而导致干涉条纹消失。因为“观察仪器”是人安装上去的,代表了人的意愿,也就等于承载了人的精神意识,正是人的精神意识的力量对实验产生了干扰的影响。

  以上是量子力学实验中科学家原先得出的推论(包括波粒二象性同样如此)。

  接下来,我们要在科学家原先做的“单粒子双缝干涉实验”的基础上,对实验做进一步的深入分析探讨。

  在双缝实验中,无论是不是单粒子发射,只要不进行“观察”的干扰,都会在屏幕接收器上形成干涉条纹(即呈现出来波的特性),直到有“观察者”对其进行“观察”时,干涉条纹才会消失(恢复成粒子本性)。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这样推理:

  在粒子(包括电子、光子、原子、分子等微观世界里的一切粒子)没有受到“其它作用力”(此处指观察者的意识作用力)影响的情况下,都是以波的特性而存在;一旦受到“其它作用力”的影响,原先的状态就会被立刻破坏掉,从而变为以粒子特性状态而存在(即科学家所谓的“波函数坍缩”)。

  所以,凡是我们能够看到的粒子,都是从“波”的形式变为“粒子”形式的粒子。而事实上,我们也从没真正看到过“波”形式的粒子(顺便提一下,“弦理论”的提出是否经历过这样的思维?)。

  如果以上推测正确,我们可以进一步思考:在单粒子双缝干涉实验中,在于双缝的挡板上安装“观察仪器”前,是谁在背后操控着这些“波”粒子以波的特性向前有秩序地传播着?

  

  根据开篇前所讨论的“以小见大”理论,我们可以再进一步分析推测:如果微观世界是宏观宇宙的压缩版,那么微观世界的现象放诸宏观世界也应该适用。果如此,不由地又会使我们进一步思索到,究竟是谁在操控着我们整个宏观宇宙做如此井然有序的运转?单从我们太阳系来看,所有的行星都如此有条不紊地在各自的运行轨道上遵规守纪地运转着,正是因为我们的地球距离太阳不远不近,才会有地球上生命的存在,正是因为地球大气层的存在,正是因为地球海洋的存在,正是因为地球氧气的存在,一切一切的,正是因为都恰到好处,我们人类才能世代繁衍生息,循环不止。

  再放眼整个宇宙,所有的星系之间,所有的天体之间,哪怕暗物质的比例,以及黑洞存在的比例,等等,似乎都很遵规守纪,凡是想搞特殊的,就会面临超新星能量大释放一样的严惩。

  

  难道我们宇宙早就被界定好了不成?因为我们的观察意识力量太微小薄弱,所以只能影响微观世界,而无法显著地影响到宏观的物理存在?

  如果存在宏观宇宙的秩序维持者,那么其也必定是“宏观观察者”,这个宏观宇宙的观察者又是谁呢?

  在如此偌大无边的宇宙里,我们的太阳系仿如尘埃,地球更是渺小的难以寻觅,而对于生存在地球上的我们人类,如果有来自宇宙的巨型生命体,估计拿着巨型望远放大镜,也很难发现我们的存在。渺小归渺小,只不过是相对表象的体积大小而言,但我们的思想并不渺小,智慧可以不断增长,向宇宙深处探索的能力正在逐渐变大。

  或许,向宇宙深处不断探索,就是我们人类存在的根本意义,是寻找千古之谜——我是谁,来自哪里,为什么在这里——答案的必经之道。

  往往,我们所谓的宇宙,大多时候指的都是呈现于我们眼前的宏观宇宙,而事实是,宇宙不止宏观宇宙,也包括微观宇宙。

  

  随着科学研究的不断深入,研究者越来越发现,“以小见大”的常理并不只体现于一般的人或事物之上,也适用于“宇宙运作原理”之上,即微观宇宙或许就是宏观宇宙的缩小版模型。

  有研究者发现,人脑神经元结构的网状系统,与宇宙的整体网状结构非常相似;小白鼠的脑细胞结构,与宇宙也存在着一定的相似吻合度。

  

  限于我们狭窄的视界,以及我们有限的科技水平,我们无法一窥宏观宇宙的所有,哪怕只是表象,也只能盲人摸象般片面地略窥一二。如果真的可以通过微观世界的缩小版进而了解放大版的宏观宇宙,或许,会为我们探索宇宙带来一条新的捷径。探索科学,探索宇宙,水木长龙与您继续我们的探索之旅。

  

  微观世界里有一个众所周知且令人困惑的实验——单粒子双缝干涉实验,该实验过程中出现了一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奇怪现象:单个粒子向双缝发射时,按照常理,应该只能通过其中一条缝隙,奇怪的是,屏幕接收器上依然可以形成干涉条纹(即粒子呈现出波的特性)。难道粒子会分身的本领不成?不然怎么可能自己和自己发生相干涉?为了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实验者在双缝挡板的位置特意加了一个“观察仪器”,想看看粒子到底是怎么自己与自己发生干涉的。不可思议的是,当设置“观察仪器”进行观察时,屏幕接收器上的干涉条纹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杂乱无章的混乱粒子痕迹(即粒子恢复为我们认识它时的样子,呈现出粒子特性)。一旦撤掉“观察仪器”,屏幕接收器上便又会重新出现干涉条纹。

  

  最后,科学家推测是,当对实验进行观察时,有某种外在力量对实验进行了干扰,从而导致干涉条纹消失。因为“观察仪器”是人安装上去的,代表了人的意愿,也就等于承载了人的精神意识,正是人的精神意识的力量对实验产生了干扰的影响。

  以上是量子力学实验中科学家原先得出的推论(包括波粒二象性同样如此)。

  接下来,我们要在科学家原先做的“单粒子双缝干涉实验”的基础上,对实验做进一步的深入分析探讨。

  在双缝实验中,无论是不是单粒子发射,只要不进行“观察”的干扰,都会在屏幕接收器上形成干涉条纹(即呈现出来波的特性),直到有“观察者”对其进行“观察”时,干涉条纹才会消失(恢复成粒子本性)。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这样推理:

  在粒子(包括电子、光子、原子、分子等微观世界里的一切粒子)没有受到“其它作用力”(此处指观察者的意识作用力)影响的情况下,都是以波的特性而存在;一旦受到“其它作用力”的影响,原先的状态就会被立刻破坏掉,从而变为以粒子特性状态而存在(即科学家所谓的“波函数坍缩”)。

  所以,凡是我们能够看到的粒子,都是从“波”的形式变为“粒子”形式的粒子。而事实上,我们也从没真正看到过“波”形式的粒子(顺便提一下,“弦理论”的提出是否经历过这样的思维?)。

  如果以上推测正确,我们可以进一步思考:在单粒子双缝干涉实验中,在于双缝的挡板上安装“观察仪器”前,是谁在背后操控着这些“波”粒子以波的特性向前有秩序地传播着?

  

  根据开篇前所讨论的“以小见大”理论,我们可以再进一步分析推测:如果微观世界是宏观宇宙的压缩版,那么微观世界的现象放诸宏观世界也应该适用。果如此,不由地又会使我们进一步思索到,究竟是谁在操控着我们整个宏观宇宙做如此井然有序的运转?单从我们太阳系来看,所有的行星都如此有条不紊地在各自的运行轨道上遵规守纪地运转着,正是因为我们的地球距离太阳不远不近,才会有地球上生命的存在,正是因为地球大气层的存在,正是因为地球海洋的存在,正是因为地球氧气的存在,一切一切的,正是因为都恰到好处,我们人类才能世代繁衍生息,循环不止。

  再放眼整个宇宙,所有的星系之间,所有的天体之间,哪怕暗物质的比例,以及黑洞存在的比例,等等,似乎都很遵规守纪,凡是想搞特殊的,就会面临超新星能量大释放一样的严惩。

  

  难道我们宇宙早就被界定好了不成?因为我们的观察意识力量太微小薄弱,所以只能影响微观世界,而无法显著地影响到宏观的物理存在?

  如果存在宏观宇宙的秩序维持者,那么其也必定是“宏观观察者”,这个宏观宇宙的观察者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