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颗石子在翻滚3


?

文山轰轰烈烈的辞职事件告一段落,如此严肃的事,却被拿来开了个大玩笑,事后,一澜还莫名其妙“被离婚”……

说来有点复杂了,文山公布自己辞职,对这一点一澜始终没做任何怀疑,看到家里门口堆放的文山的个人用品、衣物,这绝对符合文山说的辞职一事,尽管希望这不是真的,但一澜明白,在一个自己不认同的组织内工作是一种折磨,有时候明明知道钱重要,却又不能只看到它,谁都不喜欢被强迫,文山自己的工作也只能由他自己做主选择,所以接受他辞职就是第一步。

于是,无条件相信他是真的辞职,也做好了短期独自支撑家庭经济的准备,比起早些年的苦难经历,这并不算是过不去的坎儿。当然,这可不是因为愿意,而是面对现实的接受,所谓随遇而安的意思吧。

文山从吉林回来,情绪很不错,面对一澜的不解,他并不做任何解释,当天晚饭后,他们做餐桌前都没离座,是一澜要求要谈谈的。

具体的谈话没什么可交待的,只是结果完全不是一澜以为的那样了。原来文山的“辞职”是异常闹剧,对工作中人际关系的无能为力的一种逃避,就像是走路的人,发现面前有障碍,就本能的绕开去了一样。

怎么说呢,文山是一个不具备智慧的人,最擅长的是动手而非动脑,关于这,一澜也是理解的。那这一场闹剧很快也就被一切如常的生活吞没了。

生活就是一场接一场的博弈,用自己的有限资源,去换取想要的结果。

文山用辞职这样简单粗暴的行为,短期维护了自己内心的平衡,老板毕竟还不想失去他,这样能干效率极高的选手是真不容易找。

一澜在心里无数次自问,如果文山不用这样的方式,会不会有更好的结果出现?答案是肯定的,没有人喜欢被威胁,老板更甚。可是一澜又不想,也做不到去彻底改变文山,即便是夫妻也不行,这是道理,是人性规律。